野烬

天才(2)

   别…别走。
      沐秋……
      
      我还有话没能对你说啊…沐秋。
       
      叶修恍惚间见到那个场景,身处黑暗,耳边萦绕着尖锐的鸣笛声,他一个很重要的人,恍若泡沫般渐渐远去,消散……
      那种感觉,比绝望更加无力。
       
      是梦。
      叶修猛地坐起身,眼前是老旧出租屋潮湿的墙壁,黑白报纸被泛黄的胶布粘在墙上,影射灰暗都市的现实。从毫无头绪的梦中惊醒,大脑一片刺痛,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抓了抓头发,神色有些苦恼,呆坐在床上清醒了下意识。
      “游戏打过了吗?…头疼死了。唉,我怎么睡在这来着?”
      “哦对,…想起来了。这是那个网吧高手的家啊”
       握拳一敲掌心,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叶修终于从失忆的漩涡中摆脱出来,他抬手摸了摸额头,低声笑笑。“我真是糊涂了。”旋即翻身下床,穿好衣服,顺便礼貌地把床铺收拾整齐。随后想也没想地就朝房门走去一一去找电脑。
       
        苏沐秋早上刚起来洗漱,从厕所拐出来就恰巧碰见叶修打开门。他打眼瞧了瞧这人,噙在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
      
      叶修则是拖拉着拖鞋,一只手半插在口袋里,一脸漫不经心地打着哈欠。抬眼望见他,很自然地扬了扬手。
       “哟,早啊。沐桥?”
      苏沐秋一蹙眉,语气恶狠狠地一句。“是沐秋!苏沐秋,谢谢。”
       “哦哦,是么。不好意思啊,沐秋。”
       叶修摸了摸鼻子,脸上却没有一丝歉疚之意。他其实昨天便记住了苏沐秋的名字,也在苏沐秋认识他以前就已经留意到了这个人,这时候一句名字上的语误,不由得显得太过刻意了些。
        好在苏沐秋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甩了一句:“卫生间在那边,洗漱好了来吃饭。”就朝厨房模样的房间走去。
         叶修神色有几分意外,他还以为苏沐秋会停下来与他纠缠几句。
         早知道就好好道个歉了,人家好心收留自己一晚,也不能太不礼貌了。
         心里这般感叹着,却也没干愣着,叶修从行李箱里拿了条毛巾和一盒随便装得旅游携带牙刷,拐进卫生间里头。
         等他出来,单手捋着湿漉漉的发丝,脖子上还挂着条毛巾。走到厨房时,就看见那兄妹俩早就坐在了一张小桌子前,筷子就放在桌上,但两人都没有动。
           苏沐秋一见着他,手便往筷子上摸,嘴里还有些急地说:“可以吃了吧,他都出来了。”
            “哥,你急什么呀?”小沐橙皱了皱悄鼻,不满地说着。“老师说了,人到齐了才能开始吃饭!要懂礼貌。”
            苏沐秋无奈,抬手敲了把苏沐橙的脑袋,含笑骂着 “小小丫头还教育起你哥来了?我这不是急着去赶个活动嘛。”
            叶修听他们讲话,暗地里觉着好笑又有点感动,他先不急着坐过去吃,而是打量了一下这个和厨房融为一体的“小餐厅”。———不过是恰好腾出来一块空地,摆了张桌子和配套的两张板凳,一大一小但颜色相同。由于叶修的到来,方形桌子的另一边又多了一张,一看就是临时添的,颜色略微深谙的板凳。
          长久以来,这两兄妹相依为命,如今却有一个陌生人闯入了他们的生活,有些情谊和羁绊,就在这小小方桌间被时光小心翼翼地联系起来,甚至…长到很久很久以后,有人离去,有人还在继续。
           回到现在,小沐橙因为一句话被亲哥敲了脑袋,委委屈屈立刻转移阵营。“叶修哥,我说错什么话了嘛?”
           “没有啊,沐橙很乖。只是某人不懂规矩。”
            “喂叶修你什么意思,还有你苏沐橙你个小白眼狼,才认识几个小时啊你就喊上哥了,连你亲哥都不认了!”苏沐秋翻着白眼,饭还没进胃就窝了一口气,佯作痛心疾首地教育着沐橙。
         叶修乐呵笑笑,随即从盘子里夹了个煎鸡蛋放他碗里。“消气,我这是人格魅力,来给你个鸡蛋安慰一下。”
        苏沐秋一听这话更气了,撑着脑袋开口。“你这小子脸呢?还有这鸡蛋就是我煎的好吗。”
        “哦是吗?看着挺好的,你不要给我吧。”
           “休想!”
        一旁的沐橙早就笑得合不拢嘴,看得苏沐秋眉间的筋脉跳了跳,没好气地把鸡蛋加进沐橙碗里,边说着 “别笑了,快吃。”
           “好~”
       叶修看在眼里,嘴里没说什么,心下却觉得这真是个别扭的人。
           但也真是一个好哥哥。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那远在家中的笨蛋弟弟,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他了?哎算了。他不介意的
      苏沐秋注意到叶修的出神,抬眼瞅了瞅,才发现这人前额的发丝都是湿的。一想到家里那难搞的水龙头,苏沐秋一下子就乐了,但也只是憋着笑打趣道。“你怎么搞得?洗脸顺便把头也洗了?”
       苏沐橙也抬头看看叶修,眸子眨巴眨巴,“好厉害的样子。”
       叶修配着粥,吃了一口榨菜,在两人的注视下显得有些尴尬地咳了咳。“咳…水龙头输出太高,招架不住。”
      “哈哈哈哈… 承认吧。”苏沐秋昨天败在他手里几把,心底里还有些不服气。现在见他吃瘪,更是毫不留情地嘲笑起来。
      而苏沐橙听不懂他们的游戏术语,却觉得他们说话颇有意思,家里也难得这么热闹。便也眉眼一弯,嘻嘻笑着。
     “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虎落平阳被犬欺。”叶修咧了咧嘴,深沉地叹了一口气,随后放下筷子。
        “我吃完了,谢谢款待。”
        “说谁犬呢…我去?这么快。”
        “咦??”
        “光顾着笑,注意不到别人的操作,这可要吃大亏的。沐橙就算了,你呢高手?”
       “切 。”苏沐秋听出这话语重心长后的嘲讽,却也很快代入了角色。“高手是佯装你
都看不出来?我真是脑子晕了才会输你两把。”
      “如果你那个耳机能再大点,我也就不用担心你听见你死的时候的声效了。”
     “瞧把你能的,行了,继续决斗吧”
      “这不能。”
           叶修此时却又回绝了一句。
       “怎么的?”苏沐秋喝完剩下来一口粥,看着他。
       “已经打扰你们一晚上了,还又蹭了一顿饭,不管怎么说都不太好。”叶修郑重。
        “你还知道啊。”苏沐秋低笑一声,眉梢一挑道 。“想着走?得了吧,我看你也是个没地方去的人,要不就留下来跟我一起打代练吧。”
         “是呀是呀。”苏沐橙一听叶修要走,急了,小手放在膝盖上坐直了应和着哥哥的话。
          “你怎么知道我没地方去?”叶修没急着回答,而是慢悠悠地问着 
           “正常人出门随身带旅行包吗?你肯定是某个离家出走的臭小子。”苏沐秋展现出他敏锐的一面来,瞥了他放在不远处的箱子一眼,又将鄙夷的目光投回来。
          “轻易留下一个陌生人不太好吧。”
          “这不是快熟了,你这人人品不算太烂,技术也还好。…再说沐橙也蛮喜欢你的,只要你不嫌弃我们这环境不好。”
        苏沐秋支吾了几声,大概解释了一下,面色却显得很尴尬。一看就是不怎么擅长解释什么。 
        都是随性的人,志同道合的朋友,谁会在意那么多背景?
        再说,他也有些不一样。
        叶修咧嘴笑笑 ,对于那句“沐橙也挺喜欢你的 ”他心里徒生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他还想问一句。“那你呢?”可话到嘴边终究不合适,他收了声,只是唇瓣张合道
        “够了,我觉得很不错。”不管是环境还是人。
         “Yeah!!叶修答应留下来啦。”
          苏沐橙雀跃一声,差点翻了小板凳,吓得刚松了口气的苏沐秋赶紧上去扶住她。
           “当心点!傻丫头。”
         叶修也被吓了一跳,见没事才把屁股坐稳。“别激动别激动,我不走。”
            “嘿嘿……我没事啦。”
           苏沐橙冲苏沐秋吐了吐舌头,见两人担惊受怕的模样,尴尬地笑了笑。
         “对了,沐秋。”叶修出声又说。
         “又怎么了?”苏沐秋经历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内心复杂地看着他。
        “刚刚那个技术还好,这都才还好,叫别人怎么活啊?”
         “行行行你最厉害可以吧?总有一天我会碾压你的等着吧。真是……”
          叶修不知道这种满足感来自于何处,他只觉得这像是个约定,又像是承诺,只属于他们二人的。
          他启唇,只吐了一个音节,敲下了他们之间缘分开始的回车键。
          
          “好。”  我一直等你。
          
——
           
         我有一个朋友,很长很长时间以来,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再也没有什么人能与他相比。
          只是。只是……
           很遗憾
             
     [TBC]

    隔了很久一直被考试折磨,突然熬了一晚上码了第二篇,大概是因为之前说有人喜欢就会坚持下去,虽然只有二十个热度。但心里还是很高兴//
      我喜欢的伞修,我想要的故事。
       希望你们喜欢。

       因为是新人…希望有评论和指点。
                    
      
                一一一最后。全职独皮苏沐秋
                    嗯。大概不是很温柔的沐秋。
                    戏也不是很好,但被夸过气好
                               总之…想要全联盟。

      早安。

  伞修。   天才

(1)

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一一张爱玲。

         叶修头回见到苏沐秋,是在那个一切开始的小网吧里头。光线昏老,烟雾缭绕的角落里,那个少年嘴里还咬着快烧到头的烟蒂,紧紧盯着屏幕的双眼下有着熬夜出来的眼袋,浸满着年少老成的疲乏。就像是他手边的烟灰缸里碾灭了火星的烟头,堆积着在灰埃中泛黄。 
         分明是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脸颊上还映照明明暗暗不同色彩的技能光辉。可那眼神里的老练与淡漠,却全然不同于其余泡吧打游戏的不良少年们。没有狂热,没有叛逆,对待游戏,仿佛是面对现实一般,冷静而成熟。
         可又些不一样,他打游戏的时候,并非那般机械化的理智,叶修能清晰地看到苏沐秋眼中的专注与喜爱。他的手仅仅是在键盘上舞动着,可他的心,他的魂,却仿佛真正地厮杀在游戏中了一般,在技能与子弹的光辉中穿梭———叶修不得不承认,初次苏沐秋给自己的印象便是深刻的,或许是离家出走后遇见的第一个打游戏的状态与他如此相似的同龄人罢,可纵是他也不会想到 最初这种程度的感兴趣,竟是成了以后最深的羁绊。

         那天叶修坐的恰好在苏沐秋对面,十五六岁的年纪个子还没长熟,苏沐秋的脑袋被遮了大半,可叶修每一抬头还是能看见他头上大了半号的耳机正在往下滑。他偶尔抽手扶上去也没用,过一会它就会再不听话地往下掉。也许这种阻碍终于是影响到了游戏,苏沐秋电脑里的一声“您已被击杀!”恰到好处地响起。
          “靠。”这下苏沐秋脸色不好看了,咬着牙低低骂了一声,忍受不住地摘了耳机随手甩到桌上,力度还控制不好地直接滑到了对面去。看着险些撞到自个键盘上的耳机,叶修哑了声咧了咧嘴,滑鼠躲了个攻击随后探头过去瞅瞅对面的人。
         “喂喂…干啥呢这是。?被血虐了?”
          苏沐秋一愣,意识到自己过激的举动只好伸手拽回了耳机,撇了嘴毫不含糊回道:“怎么可能?对面就是一菜鸟,分心了而已。刚刚不好意思啊,这耳机太烦人了…”
         “苏沐秋!苏沐秋!你跑哪儿了赶紧过来有人挑战!要不要钱了你!” 
         叶修还想说点什么,偏巧中间那边突然有人扯着嗓子满屋子大喊大叫找起人来,对面这位听见了,站起来应了一声游戏也不管了就往过赶。
         “哎我听见了,嚎什么啊我过来呢。让他把钱准备好了!”他急匆匆地走出了这片区,看样子确实对这事儿挺上心的。
          叶修有些好奇,却发现周围其他玩家对这场景都是一幅见怪不怪的模样,还有几个侧了身子给这个苏沐秋挥了挥拳头鼓劲,甚至有听说他要接挑战,直接站起来去围观的。
           麻利地解决了手头这局游戏,叶修偏头拍了拍邻座人的肩膀,低声问道:“哎,他是谁啊?什么挑战啊?”
           邻座的哥们正看着解说,瞥了一眼他回答道。“你第一次来这网吧吧?连苏沐秋都不认识。他是这里的驻扎高手,打擂台的,各大游戏都玩得很溜,这么多人挑战以来擂台就没输过。唉,基本打过一次就没人会再去送钱了。”
            “哦哦,是高手啊。这样…”叶修恍然大悟地应答,随后也摘下了耳机,起身推开椅子,顺手将耳机挂在了椅背上。

             “也好,那就去领教一下吧。”



     网吧另一头
              “Victory!!(胜利)”
            “我说什么吧哈哈哈,你这从哪儿来的什么什么高手,还是打不过小苏不是?喂你们赌钱的,来来来愿堵服输啊!”
             叶修才走到,就听见人群中一阵骚动,网吧老板那洪亮的声音传出来,引得一片骂声。
           “我靠白期待了半天。又是这样”
           “什么鸟高手啊,害老子输了钱。”
           “老板你就得瑟吧,我就不信他还不会输了!”
            “输是肯定会有的,不过你们太菜了,输都不好意思啊!”当事人的嘴也不饶人,有些沙哑的少年音十分直白地嘲讽了一大片,这地图炮放的朋友们是哈哈大笑跟着起哄,那些不服输的脸色阴晴不定,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处撒一样。

             实力啊,人家有实力,说什么都理不亏。

            叶修也没愣着瞎热闹,往里面挤了挤,搬过对手坐的椅子,自说自话地坐了下来。“让我来试试吧。”
            “嗯?是你啊。”苏沐秋抬了下眸子,来了兴趣,“给你免费一次吧,刚刚挺不好意思的。”
            “不用不用,不一定会输呢。”
            “怎么,你是高手?”
            “打一场不就知道了。”
             “成,输了别哭啊!”
          围观的人一脸纳闷地瞅着这不知道何时挤进来的小伙子,这刚坐下已经和对面苏沐秋聊了起来,看着还挺熟络的 。
           “这是谁啊,苏沐秋你认识吗?”有人问
           “刚认识的。”叶修随口就答了
           “嘿哥们,你能赢吗?”
           “不知道。打什么游戏啊?”
           “我去你行不行啊?打什么游戏你都不知道。”围观的又哄了起来。连苏沐秋也是挑眉多看了他一眼。
            叶修这回不再应答了,他滑鼠看了一眼
游戏名,随后一脸“哦是这个啊”的表情,抬手比了个ok。
            “开始吧。”

         苏沐秋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轻敲左键点下了确定。
          
           那么,还是碾压吗?
           对于苏沐秋而言,的确与预想出了偏差。
          就像是剧本中设计好的一样,他终究没保持以前的所向披靡,输了这场来自叶修挑战。
          
           即便是心高气傲,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有着毫不逊色甚至过于他的手速与意识。
           他是天才,可这个少年,却也是个不输他的变态。
           棋逢敌手。
           不仅是苏沐秋,叶修在离家后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兴奋感。也许对手是有大意,可他赢下这一场却也绝称不上容易,对面是他确实一直想找的高手。

            惺惺相惜也好,心有灵犀也罢。
          他们两人的命运,因这一场挑战而开始相交,缠绕,并将无法割舍。
             
        可这也便是后话了。心里佩服,苏沐秋在一圈熟人的哄闹声中还是翻了个白眼,说出口的也只是一句“运气好罢了”。
        不过还是少年天才,还是有着满心傲气 又怎会因一场挑战就轻易服输。
          
         “再来!”
          
          人生的路还很长,哪有输赢之绝对


TBC

没有存稿。表达能力挺欠缺,本来想写个精致的小短篇,后来又想写写细水长流的故事。于是就做了改动。
如果有人喜欢的话…我会坚持下去。